十九世纪的欧洲是动荡不安的年代,伴随着工业生产的革新与殖民世界的拓张,旧的制度分崩离析,新的变革风起云涌。抗争、起义、冒险、民族、革命是那个时代的关键词,而背景音就是古典音乐历史中的浪漫主义音乐。我们将与德国指挥大师马库斯·史坦兹一起,携手田博年、亚历山大·乌尔曼两位年轻的独奏家,通过两场音乐会来一窥那个年代的风貌。
在这两场音乐会中我们将上演韦伯的歌剧《魔弹射手》序曲,李斯特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与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,以及勃拉姆斯的第一号交响曲。这四首曲目分别首演于1821年(韦伯)、1855年(李斯特)、1876年(勃拉姆斯)与1896年(德沃夏克),几乎涵盖了整个十九世纪。
《魔弹射手》被认为是第一部日耳曼浪漫主义歌剧,基于日耳曼民间传说与民族音乐,讲述了波希米亚森林猎人的魔幻故事。与以往莫扎特、罗西尼的歌剧序曲不同,这部歌剧的序曲与剧情角色紧密相关,展示了戏剧中“猎人”与“魔鬼”的主题对比,预示了全剧的冲突和结局。而且这部序曲中展示的“主导动机”手法,后世也成为瓦格纳、理查·斯特劳斯的歌剧乃至约翰·威廉姆斯与汉斯·季默电影音乐的重要特征。
李斯特可以说是钢琴历史上第一位天王巨星,但使他声名不朽的并不仅仅是他当年惊世绝伦的钢琴技艺,更在于他对钢琴演奏技法的开拓,对钢琴作品与交响乐创作的贡献,以及对其他作曲家的扶助与提携。他创作这部钢琴协奏曲的想法源自1830年他未满20岁时,但却直到20多年后才得以问世。首演时由柏辽兹指挥,李斯特本人亲自演奏。这部协奏曲分为四个乐章,但乐章间几无停顿,各乐章都以第一乐章最初的主题为基础,一气呵成。
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也是一部经历20余年创作历程方得问世的作品。这部交响曲可谓贝多芬交响曲精神的继承者,勃拉姆斯本人也不讳言这部作品中“致敬”贝多芬的元素。与其它浪漫主义作曲家不同,勃拉姆斯并不认可标题音乐,也没有创作过交响诗以及歌剧等作品。这部交响曲织体厚重,结构严谨,情感深远而真挚。虽然冠名第一号,但经历20余年磨练,其创作风格在这部作品中已经展露无遗。
比起前两部20年磨一剑的作品,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的问世更是历经了30年。勃拉姆斯并不是一个热心于提携后辈的人,但他高度赏识德沃夏克的才华,也对德沃夏克的创作生涯提供了重大的协助。勃拉姆斯对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赞赏有加,他自己写过为小提琴和大提琴而作的双重协奏曲,而在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问世后,他曾经表示:“如果我知道能够为大提琴写出这样的协奏曲,我也应该自己来试试!”这部协奏曲的旋律满怀民族风格,情感真挚深切,饱含戏剧性的冲突,如今被认为是最伟大的大提琴与乐队作品之一,也是大提琴演奏家的试金石。
 
6月28日  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:马库斯·史坦兹与田博年演绎德沃夏克与勃拉姆斯
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,Op.104  德沃夏克 曲
大提琴:田博年
 
——中场休息——
 
C小调第一号交响曲,Op.68勃拉姆斯 曲


6月29日  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:马库斯·史坦兹乌尔曼演绎韦伯、李斯特与勃拉姆斯
《魔弹射手》序曲,J.277 韦伯 曲 
钢琴:亚历山大·乌尔曼
降E大调第一号钢琴协奏曲,S.124李斯特 曲

——中场休息——
 
C小调第一号交响曲,Op.68  勃拉姆斯 曲